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重大设计作品 | 重庆大学“国立中央大学礼堂”建筑修缮记

日期:2019-07-17    浏览量:


前言:

·1937年7月,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后,国立中央大学(现在南京大学、东南大学等十余所高校的前身)西迁重庆,重庆大学拿出沙坪坝松林坡约200亩土地,供国立中央大学建校舍使用。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礼堂建筑,占地面积1778.33平方米,建筑面积1138.43平方米。


·1937年至1946年,重庆大学和国立中央大学携手办学,两校师资互聘、学分互认、资源共享。


·1938年,国立中央大学校长顾孟余主持修建“七七抗战大礼堂”。周恩来、美国副总统华莱士、英国前首相和工党领袖艾德礼,以及马寅初、郭沫若、老舍、曹禺、冯玉祥等历史名人曾来来此演讲及参观访问,这里成了重庆大学和中央大学师生抗日运动的重要活动场所。


·1946年11月,中央大学返回南京后,“七七抗战大礼堂”留给了重庆大学作为礼堂使用。


·1951年,松林坡礼堂进行了扩建改造。


·20世纪80年代,又进行了扩建改造。


·2000年以前,大礼堂都是重庆大学学生重要的活动场所,使用年限长达62年。


·2000年后,因为房屋老化、屋顶部分腐朽等问题,才停止使用。


·2014年,国立中央大学礼堂被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


·2017年6月,沙坪坝区文化委牵头召开国立中央大学“七七抗战”礼堂维修改造方案专家论证会,众多专家学者齐聚重庆大学,共商该抗战遗址的修复和使用事宜,决定修复原国立中央大学“七七抗战”礼堂。


·2017年起,重庆大学建筑城规学院建筑历史与理论研究所、重庆大学建筑规划设计研究总院有限公司-传统建筑设计与保护分院的设计团队,对礼堂进行全面调查检测与保护修缮设计。


·2018年12月修缮项目顺利完工。





一、“国立中央大学礼堂”的建设与改造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国立中央大学接到教育部批准迁校的命令内迁入渝,借重庆大学松林坡一带建立校本部。新校园北临嘉陵江,位居高坡之上,视野开阔。


总体规划以山顶为中心,各院系教学楼、食堂宿舍等生活用房分南北环形散布,校区大门开向西面,校门北侧设置有运动场,南侧修建了礼堂,这座礼堂在抗战期间曾有过多次活动和抗战讲演


初建礼堂建筑主体为砖木结构,即墙体为砖混结构,屋顶部分为双坡桁架木结构,小青瓦覆顶。南面山墙为主立面,外设青石大台阶,墙面开设3个高大券门;侧立面由上小下大附墙柱进行立面分隔。板条墙体外拉毛粉刷,立面简洁。建筑外观杂糅了西方古典主义、现代主义和川渝民居的风格。




1951年,礼堂在尽端增加了两跨作为舞台和乐池空间。后期由于使用功能的拓展需要,改建舞台两端的楼梯间及楼梯间上空夹层。(现存1951年设计图纸与施工细则文件可查)。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修改主入口,将舞台对面的尽端第一跨改建为放映室,并增加附属房间。2000年后因礼堂屋顶部分出现严重糟朽和漏雨现象,建筑整体结构也出现安全隐患,故停止使用。



二、“国立中央大学礼堂”建筑的调查与测绘

设计团队采用建筑测绘工作程序和三维扫描仪、无人机以及photoscan软件配合记录等技术对建筑本体进行精细测绘。多项调查测绘技术获得的成果相互校正,确保各组数据的相对准确性,也适应于山地复杂环境下历史建筑测绘记录的要求。





三、“国立中央大学礼堂”建筑病害检测与分析


(1)基本调查与观测


中央礼堂表现最突出的几个病害特征为:外墙室外表面真菌和藻类滋生;室内墙体表面低处砖砌体出现灰缝粉化;屋顶木构件普遍开裂、腐朽,严重的部分弦杆已腐朽断裂。


(2)砌体结构安全性检测

礼堂主体结构形式为砖木结构,墙体为变截面壁柱砖砌墙体,房屋基础为墙下条形浅基础;屋面为木屋架、木檩条石棉瓦屋面。检测团队将对地基基础子单元进行安全性鉴定,对上部砌体、混凝土构件外观尺寸进行测量,对砌体承重结构的材料强度进行检测。 

对砌体结构进行抗压强度定量检测方法有取样法、取芯法与回弹法等,历史建筑检测中常用到的回弹法是最简便的无损检测方式;砌体检测主要在现场使用回弹法:检测团队分别对墙体砖块、墙体砂浆、柱体砖块、柱体砂浆用回弹仪测回弹值。



(3)混凝土强度检测

礼堂舞台区部分为加建,舞台台口大梁与舞台侧马道及楼梯为钢筋混凝土结构,现场对混凝土抗压强度亦做回弹仪测,另外还需要对大梁碳化情况进行测试,选择使用表面涂酚酞试剂检测,前者是对其力学性能记录定量数据,后者是对构件老化情况进行定量分析。


(4)木屋架强度和安全性检测

礼堂屋架为桁架形式,每榀桁架置于柱顶,为木结构。检测木结构主要使用目测法与敲击测试相配合。除木材本身的腐朽状况外,还需要判定木构件组合受力的合理性,后期加入的桁架间斜撑及穿过斜腹杆的钢吊件均是机械加固而未进行过结构计算,本次检测将屋顶形式的受力情况进行受力计算,提出屋架杆件的调整建议。


(5)原有建筑材料取样分析与鉴别

取样项目为砖块、砌体砂浆、拉毛墙面面层、泛碱物质。取样的位置有:内墙每柱间墙各项目的相应部位、内墙每柱各项目的相应部位、外墙及外柱以上相应部位。而在实验室进行的检测项目为:XRD与热重分析物质成分、砖强度测试、烧结砖孔隙率鉴定


(6)白蚁虫害检查

对中央礼堂进行白蚁虫害。现场采用观察、敲击、锥探、表层剥离等方法,对建筑的地面、墙体、木屋架、门窗等主要部位和建筑周边绿化进行虫害检查。


(7)生物菌落检查

礼堂漏雨与反潮情况严重,且室内环境阴暗,墙体表面与木材装饰部分有大量菌落出现。对建筑显现的菌落情况进行取样鉴定,分析菌种,制定防治计划


四、“国立中央大学礼堂”保护修缮设计与工程实施

(1)项目对完整性和真实性原则的思考

中央礼堂最初为中大师生集会场所,战后礼堂使用不断加入了典礼、表演及电影放映的功能,、礼堂体量及形式有所变化,由于重大校园环境的变迁,礼堂出入口位置与形式也发生了变动。

为了“完整、真实、全面地保存并延续其历史信息和全部价值”,设计团队对礼堂的历史信息进行了综合价值评估,对最初的“原状”做到尽可能全面保存,对后期改造进行了价值区分和判断,部分作为礼堂历史变迁过程的历史见证予以保留;不合理和严重损害本体价值的部分予以减除

而对于消逝了的,但是有可靠历史资料和现状残存痕迹的部分进行了复原修缮。

其根据主要为:历史文献资料、学者研究成果、口述历史记录,尤其是可靠的历史照片和残存墙体上的部分门窗洞口痕迹信息。最终恢复礼堂初建时期建筑正立面样式。






(2)结构加固遵循“可逆性”与“可识别”的原则

礼堂屋顶采用的木屋架体系具有明显的重庆近现代大中型礼堂式建筑的屋架特征,具有重要历史价值。目前由于屋面漏雨和年久失修,遭损严重。尤其是屋面维修之后荷载增加已经超过木屋架承载能力。在全面拆除更换和维修加固两种方案的选择中,为了尽可能保留历史原物及相关信息,采用了“新-旧”两榀屋架并置的方式

具体做法为:保留木构桁架进行去虫、防腐等各项处理。在每榀木桁架一侧增添一榀新的木桁架达到屋顶承载要求。新加桁架按照1951年改建时屋架图纸样式进行制作;采用内部钢骨架,外包松木的形式,使其外观、色彩、材质均与现状屋架稍有区分,以达到可识别的效果且新加辅助桁架与现有木构架不干扰,属于可拆卸构件,做到了可逆性

(3)礼堂修缮前后对比图






结语:

重庆大学“国立中央大学抗战礼堂”建成至今已80余载。它建设于特殊的年代,记录了中国高校“教育救国”、“教育兴邦”的奋斗历史,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在礼堂的修缮设计中,既考虑到初建时期的建筑形式和技术特点,也尊重了建筑后期使用变化,坚持科学保护和“真实性、完整性”的基本保护原则;同时积极探索新技术、新科技在保护调查、病害检测和修复技术的实践应用,使这次保护修缮活动成为探索西南山地湿热环境建筑遗产保护适应性策略的一次有益探索,也使这处重要的历史遗存焕发出新的生机。